热点文章
当前位置: 首页>>警钟长鸣>>正文
警钟长鸣

政治上的“糊涂人”——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武红军严重违纪问题剖析

2016年10月11日 10:24  点击:[]

  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反而叫嚣:“不就是吃点喝点嘛!”

  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公然妄加评论:“这不是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嘛!”

  ……

  谁能想象,这些话出自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之口?

  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武红军理想信念垮塌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、中央八项规定精神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工作纪律、生活纪律,种种行为令人触目惊心。

  “他政治意识淡薄,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当儿戏。”执纪人员说,武红军背离党的性质宗旨,与党离心离德,是政治上不折不扣的“糊涂人”。

  2016年7月18日,天津市纪委发布消息,武红军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

  理想信念垮塌,对中央大政方针公开唱反调

  武红军的严重违纪,是其理想信念坍塌的必然结果。

  执纪人员告诉记者,武红军对党要管党、从严治党缺乏信心,觉得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“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”,对党和国家的未来充满怀疑,有时候甚至感到“无望”,私下里靠求神拜佛填补精神空虚。

  他把杨善洲、焦裕禄等先进模范看做“圣人”,认为根本就学不来。为人处世,不是向高标准看齐,反而与腐败分子“比烂”,觉得自己好歹是个局级干部,帮人办事收点好处理所当然。

  思想抛锚必致行为脱轨。2008年,组织上提拔武红军为天津美术学院党委书记(正局级)。这本是对他的信任,不料他却“深受打击”——他认为天津美术学院是个小单位,觉得到了这里“没有发展空间”,精神上一泻千里,更加无视纪律和规矩,口无遮拦、无所顾忌。发展到后来,甚至公开对中央精神发表反对意见。

  2012年底,天津美术学院召开会议,传达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武红军在会上公然宣称:“吃吃喝喝不是个事儿,美院是个小地方,出不了什么问题。”

  2013年12月,天津美术学院召开会议,传达中央纪委、天津市纪委《关于严禁公款赠送贺卡年历等物品的通知》,武红军在会上讲:“小题大做”,“有必要吗?这样合适吗”,“中国是个人情社会,领导给我寄贺卡,我能不回吗”?

  2014年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期间,在研究活动材料时武红军讲:“这纯粹是形式主义,这不是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嘛!”

  ……

  他身为党委书记,却没有党委书记的自觉,在公开场合乱评妄议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。

  “(我)在党言党、在党拥党、在党为党这个信念荡然无存了,就信眼前的,信奉功利,眼前的就是自己的。组织讲精神上缺钙,现在(我)精神上根本就挺不起来了。”落马后,武红军感慨,“我跌了大跤才开始意识到理想信念多重要啊!”

  “政治上不过关,出问题是迟早的事。”执纪人员表示,武红军严重缺乏政治意识,对党的纪律和规矩不学、不懂、不信、不用,别说作为一个领导干部,就是作为普通党员,都是不合格的。

  顶风违纪,“两天没饭局就好像缺点什么”

  武红军个性张扬,自视甚高。

  他是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制度后,考入南开大学的第一批大学生,1981年大学就读时就已入党。1996年,39岁时被破格提拔为天津市教委副主任(副局级),更是意气风发,觉得自己做官至少要到副部级“才合格”。

  2008年,到天津美术学院任职后,他认为职务到了“天花板”,对组织心怀不满,开始自寻“补偿”,经常是“上午10点以后上班,中午喝口小酒,下午找不见人”。

  “进步动力一旦没有了,思想防线就松动了,党性意识也无存了。”落马后,武红军忏悔说,“当时觉得于组织无用了,我也不是没本事的人,就考虑安排自己的个人生活吧。”

  他把及时行乐当成人生主要目标,整日与私企老板称兄道弟、勾肩搭背、吃吃喝喝,在众人的簇拥中飘飘然地当起了所谓的“老大”,自称“天津高档场所没有没去过的”“两天没饭局就好像缺点什么”,沉醉于灯红酒绿中不能自拔,党的十八大以后仍不知收敛。

  执纪人员告诉记者,武红军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置若罔闻,不但乱评妄议,甚至带头违纪。

  2013年,他想出国旅游,于是虚构学术交流活动,由旅行社开具邀请函,报经相关部门审批后,亲自设计游览路线,带领所谓的“亲信”到西班牙、葡萄牙游玩,所有费用均由天津美术学院公款支付。

  他“靠山吃山”,除用公款支付本应由个人支付的餐费、手机费、私家车保险费等,还指派司机开公车赴吉林、北京等地接送亲友,更违规批准滥发津贴补贴。

  “自己时常觉得不就是吃点喝点嘛,逢年过节人家送些节礼、购物卡都是理所当然,似乎社会风气都是这样,在思想上从来没有重视起来。”落马后,武红军忏悔说。

  执纪人员表示,武红军不矜细行,脑袋里根本就没有纪律的位置,他的种种问题,有很多是顺着以前的“惯性”,一步一步走下来,直到党的十八大以后还觉得“不就是吃个饭嘛,不就是发个贺卡嘛”,追逐物欲、追逐享乐,最终坑了自己,害了别人。

  独断专行,“当官的能耐没有,当官的毛病全有”

  武红军喜欢当“老大”,这在他的朋友圈中不是秘密。

  他对于“兄弟们”的众星捧月、讨好吹捧极为受用。居然把这种江湖习气带到了工作中,一心想把天津美术学院打造成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。

  天津美术学院的一些教师职工反映,武红军平时在学校一副“老大”做派,在各种场合讲“我是书记,怎么能不做主”,霸气十足。

  他在天津美术学院大搞“小圈子”,利用干部岗位交流、职务调整,将“圈里人”调任到组织、人事、财务等重要岗位。他曾赤裸裸地对天津美术学院一名干部说:“一朝天子一朝臣,要认清形势。”

  而为了“小圈子”的利益,他肆无忌惮,不惜严重违反组织纪律。

  2011年6月,在天津美术学院评选优秀共产党员表彰大会上,他居然擅自改变党委决定,临时在表彰名单里加上其“圈里人”的名字,并让时任院长当场宣读,当时就有领导班子成员反对,现场一片混乱,令人瞠目。

  此外,他还私自扣压反映中层干部的举报材料,直至案发时仍未处置。

  执纪人员表示,武红军视组织纪律如无物,外出从不向组织报告,2005年至2015年间,私自出国(境)20次。其中,党的十八大后4次。

  武红军的种种作为,使其在天津美术学院大失人心,教师职工称其“当官的能耐没有,当官的毛病全有”。

  “他权力欲强,却被权力耍得团团转;控制欲强,却对复杂局面束手无策。”执纪人员表示,武红军作为一把手,不仅没能起表率作用,反而带头违纪,严重破坏了天津美术学院的政治生态。

  “我彻彻底底忘掉了角色意识,崇尚关系,不相信组织力量。”落马后,武红军忏悔说,他信奉所谓官场“潜规则”,政治意识、组织意识、党委书记角色意识丧失殆尽,无颜面对组织。

  利欲熏心,“我家有一面墙还空着”

  知子莫若父。武红军的父亲是一名老党员,他深知武红军的弱点,经常批评他:“你们兄妹几个我对你最不放心,你太张狂,不检点!”武红军不以为意。而最后,恰恰如其父所言,武红军的狂妄自大,恣意妄为,导致了其自我毁灭。

  他利欲熏心,严重违反廉洁纪律,经常以“我家有一面墙还空着”为名,疯狂向天津美术学院画家教师索要画作。他常到学校的国画系画室“视察”,看中老师和学生们挂在墙上的作品后,就会将整面墙的作品都要走,因此得了“武大墙”、“一面墙”的绰号。

  天津美术学院许多教师反映“武红军不懂画,看中的是画值多少钱”,他向一名山水画老师索画时特意叮嘱“给我画细点儿”,成为业界的笑柄。

  一些人也据此“糊弄”武红军。武红军家中藏有其索要或收受的各类画作382幅,经鉴定,其中一些画作为赝品,一些为习作,还有一些仅是工艺品。

  武红军自称“够朋友、肯办事、心不黑”,对其朋友圈 “兄弟们”的请托,只要有利可图,有求必应。他利用职务便利以权谋私,在学生招录、员工招聘等方面收受钱财,破纪破法,彻底沉沦。

  2015年11月,当得知天津市委巡视组即将到天津美术学院进行巡视时,武红军慌了神,他自知问题不少,居然绞尽脑汁干扰巡视工作。

  他在天津美术学院全体党员干部和职工大会上“引导”教师职工:“对巡视组不要乱说话,不要影响学校形象”,“要根据学校实际情况说,别夸张,别无中生有”;巡视期间,每当巡视组找相关干部谈话后,他便“积极”打探问了什么问题,和他有没有关系。

  正当武红军惶惶不可终日之际,组织上决定调其担任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党委副书记、院长。此时,距离巡视组进驻不到半个月,他自觉大事不妙,后来铤而走险,与涉案人串供,转移赃物,对抗组织审查。

  多行不义必自毙。武红军的“上蹿下跳”不仅没能拯救自己,反而加速了毁灭的到来。2016年4月18日,执纪人员果断出击,彻底击碎了他的迷梦,给他的政治生涯画上了一个不光彩的句号。

 

附:武红军忏悔书(摘自武红军忏悔书)

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程,我很早就从南开大学选拔到市委教育工委、市教委成为一名副局级干部,后虽几经岗位调整,但一生都在干教育、做党务。在天津理工大学工作的十年,客观说最初我也干了大量工作,但我觉得自己有能力,居功自傲,认为“组织不用是关系不到位”,既然组织不用,我就安排自己的生活吧。我反思自己思想道德上的滑坡是在自己提拔无望前途黯淡开始的,进步动力一旦没有了,思想防线就松动了,党性意识也无存了。

  首先在理想信念上出了问题。我彻彻底底忘掉了角色意识,崇尚“能人”政治,不相信组织力量,十八大以来在公开与私下场合说话极其随意,甚至信口开河,把政治纪律、政治规矩、组织纪律视为儿戏,在群众中给党组织造成了恶劣影响。同时,私下里我求神拜佛以此填补信仰缺失的空虚。我开始信奉实用主义、功利主义,信奉所谓官场“潜规则”,政治意识、组织意识、党委书记角色意识丧失殆尽。

  第二,人生观、价值观扭曲了,入党誓词忘掉了,把安排好自己个人生活看成人生主要目标,我随波逐流,放纵欲望。一方面我利用担任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的职权,不断索要学校老师画作,另一方面我频繁与社会上的商人朋友来往,用手中权力,在招生、转专业、教师招聘、学生找工作方面为人家办事,收受人家的礼品礼金,开始跟人家吃喝,与人家称兄道弟,在众人拥捧中我飘飘然,找到了当“老大”的感觉,时间一久,这种享乐奢靡成为习惯,一周不吃就觉得缺点什么,什么地方好玩就去什么地方,什么地方好吃就变着法去找。欺骗组织,将因私护照留在手中,私自出国(境)游玩,每到大学寒暑假,没放假就早早安排好旅游计划,国内外到处游山玩水,外出行踪从来不向组织报告。每到周末都早早约上一些朋友,安排好聚会场所,在奢靡享乐的浸染下,各种低级趣味也都成了自己放纵欲望的不二追求。

  第三,四种心态支配了我,一是“不平衡”心态,总是与人家比,我觉得自己毕竟也是个局级干部,就那么点钱还算什么事,帮人办点事收点好处甚至心安理得。二是“小节无碍”心态,自己时常觉得不就是吃点喝点嘛,逢年过节人家送些节礼、购物卡都觉得理所当然,似乎社会风气都是这样,在思想上从来没有重视起来,现在想起来,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看中我的权力和位置,这笔“人情债”、“经济账”是一定要还的。三是“侥幸”心理,我总觉得干部这么多,谁没一点事,怎么组织就和我过不去?我如果早就猛醒,早早找到领导和市纪委交代自己的问题,也许不至于有今天这样的结果。四是快退休了,想利用这两年把未来生活安排好。我思想上的滑坡虽然多年前就开始了,但这两年爆发得更集中更彻底。我犯的很多错误集中在这两年,这与我快退休了有关,开始安排退休生活了。

  对照党章、《纪律处分条例》,我真切感受到角色错位的后果,我重温入党誓词,如醍醐灌顶一般,我与党章的要求差得太远了,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安排,自己的小生活,哪里谈得上为党和人民牺牲?连奉献都谈不上,只是利用职权不停地索取。我跌了大跤才开始意识到理想信念多重要啊!我是一个“两面人”,其实我给学生讲“社会责任感、使命感”,“人民利益高于一切”,我也时常动容,怎么在自己私生活中就完全无意识了呢!

  现在想想我缺乏的就是对“信念”的坚守,对党的无悔忠诚。我过去把杨善洲、焦裕禄看做“圣人”,认为这根本就学不来,现在想想自己,我不仅没有践行他们的足迹,就连党章和《纪律处分条例》规定的底线都没有守住,精神上一泻千里,“在党不为党,在党不忧党,在党不言党”。把过去对党的深厚感情演化成了随波逐流,坚守尽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http://www.12371.cn/

关闭